阅读新闻

花300万做胸部整形修复 手术记录都不全?

发布日期:2022-04-09 06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多年前接受了奥美定隆胸手术,因为担心对身体有危害,2017年又在西安雁塔柏凯门诊部花费300万元进行了奥美定取出及胸部脂肪回填手术。然而2020年被查出乳腺癌,门诊部却无法提供2017年的手术记录。

  2000年左右,26岁的李女士接受了奥美定隆胸手术,当年奥美定还是被国家认可的医疗器械,但在2006年,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撤销了奥美定的医疗器械注册证,全面停止其生产、销售和使用。

  2017年,李女士在医院体检时,有医生建议其取出奥美定,以减少对身体的伤害。李女士询问医生,能否在西京医院完成奥美定取出手术。李女士回忆说,当时医生告知她医院可以做手术,但术后胸部会出现凹陷,之后还得转至整形科进行胸部填充,两台手术是无法同时进行的。

  从医院回家后,邻居给李女士推荐了一家医疗美容诊所。2017年6月,李女士来到这家位于西安市芙蓉西路的西安雁塔柏凯门诊部,李女士说,当时门诊部负责人刘女士称自己能从广东请来全国知名的李医生,取出奥美定、胸部脂肪回填两台手术可以同时进行,但需要李女士承担李医生的机票费、住宿费等,所以医疗费会贵一些,总费用一共300万元。

  “我当时想着两个手术能同时进行会省事很多,而且我也看到了李医生的照片,觉得很权威,就选择做了手术。”李女士说,第一次术后检查被告知脂肪存活率较低,需再次进行脂肪回填,于是从李女士胳膊、腹部等部位抽吸脂肪填充至胸部,2018年8月她接受了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胸部手术。“术后医生说已经达到了之前口头约定的效果,没有问题了,奥美定顺利取出后我的心病也就去了,我当时还很开心。”

  然而,2020年9月,李女士去医院体检时被查出左侧乳腺癌,同时出现了淋巴转移,情况比较严重。

  李女士查出乳腺癌后,医生进行了详细的检查,并询问她是否接受过胸部手术,她如实告知了情况,医生让李女士提供之前的就诊、手术记录,以便进一步判断病情、制定治疗方案。“被查出乳腺癌后,我就联系柏凯门诊部,让其提供我的所有就诊记录,但负责人不是出差就是有事,一直拖着不给资料。”

  由于李女士当时的病情比较严重,她只好先治疗。今年7月中旬,李女士完成了8次化疗、6次放疗等治疗后,病情得到控制并出院在家吃药、休养。

  “治疗期间我太难受了,根本顾不上联系柏凯门诊部,出院后我回想整个过程,才发现存在很多问题。”李女士说,她原以为柏凯门诊部和正规医院一样,都会自动保留就诊记录,因此当时没有留意是否有手术记录,门诊部也未主动提供。但查出乳腺癌后,她多次询问门诊部均无法提供就诊记录,她才感觉到了异常。

  今年7月底,李女士将柏凯门诊部投诉至雁塔区卫健局,卫健局介入后,李女士才收到了部分就诊档案,但2017年第一次手术的记录仍未查到。李女士说,2018年最后一次手术的记录也有问题,患者签字不是她本人签名,签字的医生她也不认识。“出院后我去了柏凯门诊部查看档案,但门诊部的名字已经换了,刘女士说她已经把门店转让了,新的门诊部也查不到我的档案资料。”

  12月16日中午,华商报记者见到了李女士,她手里拿着一沓厚厚的资料,准备申请医疗事故鉴定。

  空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(西京医院)2020年9月28日的诊断显示,李女士确诊左侧乳腺癌,病理诊断中显示,淋巴组织内查见转移癌。

  这些资料中,有一份李女士的西安雁塔柏凯门诊部门诊病历,建档时间为2018年8月18日,里面有医疗美容外科项目知情同意书、脂肪抽吸手术知情同意书等,手术名称为腰腹环吸术。李女士说,患者签名的字迹不是她本人的,自己也不认识签字的医生。

  在李女士提供的部分银行转账记录中记者看到,2017年李女士共计向一位姓马的人(马某)转账159.5万,向刘女士转账130万;2018年向刘女士转账56.3万元,向柏凯医美转账53万元;2019年向刘女士转账19.8万元;2020年向刘女士转账31万,共计转账449.6万元。

  天眼查App显示,2017年至2020年,马某和刘女士均是西安柏凯门诊部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的主要投资人。

  12月16日,李女士告诉记者,她从2017年开始至2020年,在柏凯门诊部消费了800多万元,除了银行转账,有时候还是微信支付或现金支付。“胸部手术后,刘女士还给我推荐了线雕、双眼皮、水光肌等医美项目,其中双眼皮的单项费用就是20万,但其实我在手术前本身就有双眼皮。”

  记者看到,2018年8月30日柏凯门诊部出具的面部设计单上写着,李女士已支付15万元,剩余5万术前支付,而在2016年李女士拍摄的照片中能明显看到其有双眼皮。

  随后,记者陪同李女士来到柏凯门诊部,门头已变更为西安雁塔恩馨门诊部,因疫情原因未开门。记者注意到,玻璃门上贴的西安“一码通”二维码的地址名称仍为西安柏凯门诊部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。

  12月16日下午,记者拨打了柏凯门诊部负责人刘女士的电线时许,记者就相关采访内容向刘女士发送短信息,但并未收到回复。

  天眼查App显示,西安恩馨门诊部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的曾用名为西安柏凯门诊部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,其变更记录发生在今年4月,投资人刘女士退出,执行事务合伙人为马某(与李女士转账的马某同一姓名)。

  该企业的涉诉案件中,包括曾被鹿晗、关晓彤起诉,案由为网络侵权责任纠纷,今年4月开庭,但判决未公开。今年10月18日,西安恩馨门诊部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以及马某被西安雁塔法院限制消费。